石川欽一郎(1871年8月8日-1945年9月10日),日本靜岡縣人(《舊植民地人事總覽·臺灣編》登記石川欽一郎的本籍為東京),畫家。


曾多次至臺灣任教,擔任台北師範學校圖畫科教師,是臺灣近代西洋美術的啟蒙者,同時也是台灣學校美術教育的開創者,讓台灣學生得以接觸西方美術教育。


早期在臺曾發起藝術文化月例會、番茶會(1913-1916),後期來臺積極在學校及校外推廣水彩畫,在《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時報》、《臺灣教育》發表大量的畫作與文章,出版《最新水彩畫法》、《課外習畫帖》、《山紫水明》等,並且指導七星畫會、臺灣水彩畫會、基隆亞細亞畫會與各種學校美術講習會以及業餘美術愛好團體,並大力提攜後進,在1920年代臺灣畫壇深具吸引力,學生有李石樵、倪蔣懷、藍蔭鼎、李澤藩等人。


石川對台灣歷史最大的影響就是倡議台灣總督府舉辦官辦美展,並實際參與臺灣美術展覽會創辦過程,同時擔任審查員,讓台灣民眾得以在美術競賽中與日本人公平競爭。同時使得台灣有了官辦競賽性美展的傳統,而這項傳統歷經80餘年,從中央到縣市都視公辦美展為其政府文化藝術重要工作與現代化的象徵而繼續發揚光大。


石川台籍的門生有倪蔣懷、陳澄波、李梅樹、陳植棋、李石樵、李澤藩、鄭世璠、葉火城、吳棟材、藍蔭鼎、洪瑞麟、張萬傳、陳德旺等人。其中倪蔣懷與其淵源最深。


石川是個典型的才子,由於他的多才多藝,所以除了繪畫之外,對外語、文學、歌謠和詩詞都有相當程度的造詣。石川也有詩人的氣質,他在1908年對於臺北風景讚揚備至,甚至推為「日本第一」的景色。還說日本人如果來台灣看看一定心有戚戚焉,他的不少水彩畫作就是用來向日本友人報告台灣的美,並說不懂這種美的人「不幸福」。


資料上還看到:他覺得當時台北的自然景觀頗像京都,如淡水河可比鴨川,大屯山、觀音山比美叡山、愛宕山,圓山、基隆河不亞於吉田山與白川,和尚洲(蘆洲)好比嵯峨野,古亭庄則相當於伏見,這些被比美的京都各區其實都是名勝。

於是他說:
兩地的山容水色相當近似,台北的色彩看起來更加的美。紅簷黃璧搭配綠竹林效果十分強烈,相思樹的綠呈現日本內地所未見的沈著莊嚴感,在湛藍的天空下搭配更為美妙。(石川欽一郎1935.6)


在「台展」尚未誕生之前,倪蔣懷所獨資的即是:北部「石川欽一郎及其學生」組成的「七星畫壇」,後與南部「赤陽社」,發展改組的「赤島社」,也終於1934年誕生「台陽美協」,至今未墜。


【資料研讀】

「七星」應是一個純粹台灣人的畫會,成員有藍蔭鼎、倪蔣懷、陳澄波、陳植棋、陳英聲、陳承潘、陳銀用七人,故取名「七星」,並與台北近郊的七星山取得對應。在第二回展中,石川便現身說法提到:「全屬本島藝術家參與的此一活動,對於趣味的普及與風教的改善播下了優良的種子對於未來助益不小。(陳澄波1935.1)


石川影響第一代畫家甚深,其返國之後,學生非常懷念過去的「美好時光」,於是曾有一千餘人連署,建議總督府文教局邀請他回來擔任「台展」審查員倪蔣懷1936.11)


「台灣水彩畫會」的會員包括日本及與台灣籍畫家,大約各半,不同於台陽美展的多屬台籍,該會第二回便有東京的會員參展。第三回展有台北師範、台北高女的學生作品參加,及英國水彩的作品展出。會員增為六十餘名,職業方面,台籍畫者以中小學教師居多,職業畫家緊五、六人。(記者1929.6.7【漢4】)有鑑於水彩風氣日盛,但學子求學無門,畫會逐有「洋畫研究所」的設立,由倪蔣懷出資,地點在蓬萊閣對面,由石川欽一郎主持,其後改名為「台灣繪畫研究所」。

    赤島社是民間最初的有力團體,於是官展與民共同負起推動台灣美術之提升與普及工作(陳澄波1935.1)


 

 

石川欽一郎
石川欽一郎陋園
石川欽一郎水彩畫作
石川欽一郎與台灣門生合影
赤島社展覽會館
石川欽一郎與陳植棋和洪瑞麟
石川欽一郎-倫敦
倪蔣懷、藍蔭鼎與石川欽一郎
台北總督府
福爾摩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