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頃稻海禾浪,滿盈盈的一片綠。細看,原來這片稻海竟是一筆一筆千千萬萬株禾稻密綿連綴而成,下筆之精工,令人嘆為觀止……

幾十年前,初中畢業環島旅行我第一次見到花蓮,後來也有幾次機會去,花蓮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它的顏色,因為空氣沒有汙染,上下澄明,海洋、稻田、山丘。山丘 上的叢林,一片接著一片乾乾淨淨的綠,好像清水沖洗過一般,綠得發亮,綠得耀眼。這些年,台灣其他各地,相繼開發,有的地方早已變得面目全非,唯獨花蓮一 帶,因為交通阻隔,反而能夠保住它的天然風貌,成為台灣最後一塊淨土。

畫家黃銘昌便生長在花蓮的農村瑞穗鄉裡。據黃銘昌自述,那是一個世外桃源,從小他便奔馳在山野田間,度過一段無憂無慮的少年時期。花蓮獨特的山光水色必定 對畫家黃銘昌有著一股根深柢固的影響力。很可能就是他日後創作最原始的泉源。花蓮背山面海,太平洋一望無際,這使得黃銘昌視野遼闊,他的風景畫,哪怕只是 一方稻田,也都是開放型的。花蓮純淨的色調,大概也讓黃銘昌自小便受到訓練,使他對花蓮綠特別敏感,以致日後他的畫作形成了一個具有強烈個人風格的綠宇 宙。黃銘昌,是個自自然然的「花蓮之子」。

其實黃銘昌大學期間是來台北求學的,日後也長居台北。其間又去了法國,在城市中的 城市巴黎學藝數年,可是有意思的是他對都市文明似乎一直無動於衷,他畫中取景除了台灣農村,還有印尼峇里島、馬來西亞、越南。一些亞熱帶還未經開發的自然 景觀,這些地區的農村風貌,與台灣相似。稻田、香蕉、棕櫚、椰樹——放眼一片綠,「花蓮之子」黃銘昌似乎一直在複製他童年記憶中那片「桃花源」。這些畫中 東南亞的景色,其實也就是他對原鄉一股濃濃鄉愁的投射。這股鄉愁,導自於他對烏托邦式「桃花源」的嚮往與眷戀。歸真返璞,是黃銘昌畫作中的一貫主題。他的 畫作可以說是一首禮讚大自然的「田園交響曲」。

80年代,黃銘昌居住的新店寓所,面朝大頃稻田,春來碧綠一片,那恐怕是台北 市邊緣最後一塊水稻田了。這片綠地曾經帶給黃銘昌創作靈感。他畫下了他轉型期的「遠眺系列」。陽台欄杆,人物倚欄遠眺,外面是一片遠達山邊的稻田。畫家似 乎預感到這片都市邊緣的綠地即將被都市文明吞沒。畫中人,即使是背影也感受到他(她)對眼前那片田園美景的不勝依依。果不其然,沒有多久,巨型的挖土機, 把那片稻田全部鏟平,因為捷運延伸過來了,那片稻田一夕間變成了今日的小碧潭捷運站。「遠眺系列」便成為一則滄海桑田「失樂園」的預言。

當然,黃銘昌的畫作中,最著名亦是成就最高的應是他「水稻田系列」。我記得90年代初,我在黃銘昌的畫室,首次看到他的〈風中的水稻田〉,為之驚豔,不禁脫 口而出:「好一片豐饒之海!」整幅是一大頃稻海禾浪,滿盈盈的一片綠。細看,原來這片稻海竟是一筆一筆千千萬萬株禾稻密綿連綴而成,下筆之精工,令人嘆為 觀止。這幅畫透露著一股豐饒厚實的生命力,似乎是從大地泥土裡冒出來的,禾浪由近而遠,前一波推動下一波,滾滾奔向無涯,整幅畫是不停地在顫動──那是一 種生命的騷動。我們似乎聽到稻浪的沙沙,聞到稔熟的禾香。稻米本來就是生命最基本的糧食,黃銘昌選擇稻田作為他畫作的主題,也就是找到了他創作的精神糧 食。從此,他展開了他的「水稻田系列」,一幅接一幅,組成了他聲勢浩大的「田園交響曲」。

黃銘昌的畫風有幾點值得注意。一開 始黃銘昌便偏向寫實風格。雖然他旅歐多年,對於西方油畫也有廣泛接觸與研究。但他對於19、20世紀西方現代畫,諸多超現實主義的流派一直沒有受到誘惑, 不像一些中國或台灣畫家,仿效西方現代畫超現實流派,將自然面貌嚴重扭曲。黃銘昌自承他最心儀的其實是文藝復興時期那些古典寫實的大師們。至於中國的繪畫 傳統,他崇尚北宋初期的畫風,文人畫的寫意風格,好像對他並沒有影響。因此黃銘昌是一個扎扎實實的寫實畫家。他對於自然真貌永懷著一份虔誠,而且充滿熱 愛。因此,他的畫中陽光滿布,處處透著溫暖,有盛夏的豐碩、初春的盎然,但絕無秋天的蕭瑟、冬日的陰寒。「桃花源」中本來就應該四季常春。

黃銘昌畫作另一個特點便是他的用色,「水稻田系列」幾乎是清一色的綠,其他系列也是綠占有主位。我還想不出有其他畫家如此重用綠色,而且用得這樣豐富多變, 層次分明。綠色光譜,由淺到深,統統入畫。如果把「水稻田系列」、「海看系列」陳列起來,這些綠色畫作互相輝映,你唱我和,將會形成一個綠宇宙,人在其 中,生機蓬勃,鬚眉皆碧,都市人會因此而得到「失樂園」後的療傷作用。

畫如其人,我認識黃銘昌近四十年,令人驚訝的是他的赤 子天真,數十年來絲毫未變。這大概就是他作為一位本色藝術家最重要的特質吧。黃銘昌的畫作渾然天成。他的畫很受歡迎,常常成為收藏對象。這也可以理解,在 機械文明,都市開發過分侵害大自然的當今,人們對「桃花源」的烏托邦自然會興起無限嚮往。黃銘昌的綠色「田園交響曲」正好給人們帶來心靈上的撫慰,是一帖 強力的安神劑。

近年來,台灣鄉土文化的成就,「花蓮之子」黃銘昌的田園畫,應該列為代表之一。